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作为律师,来到香港,自然要去法院看一看。作为从小就看香港律政剧的80后,来到香港,自然要去香港法院看一看。今天下午,我们一行就去了香港法院。

先去了香港终审法院。香港终审法院相当于大陆的最高人民法院,拥有最高的审判权。法院的建筑和女神像经常出现在香港律政剧中,我们都不陌生。围绕法院走了一圈,发现法院有若干个门,有的是专供被告进入的门,有的是专供法官进入的门,大门是访客可以进入的,每个角色各行其道。与大楼最高人民法院不同的是,香港终审法院周围没有警察,也没有保安,在法院大楼外围可以自由走动,没有人会问你或者管你,法院前面是一个广场,有一些人在休息和散步。我们到法院的时间有些早,大概下午一点半到的,法院要两点开门,就在广场上坐了一会儿。

到了两点,我们进入了终审法院。进门没有安检,也没有任何盘查和询问。只有一个白头发的老先生穿着制服值班。老先生非常绅士,微笑着告诉我们可以参观的范围——其实就是进门的一块地方,法官的办公区不能参观,因为没有开庭,所以法庭也无法参观。终审法院的庭比较少,在来香港之前就查询过,最早的庭要到2017年1月5日。不能旁听庭审,我们有些失望,通过手机在网上查到高等法院今天有庭审,参观完之后就询问老先生高等法院在哪里,远不远。老先生告诉我们高等法院不远,就在中国银行大楼的后面,走过去也就十五分钟,并走出门给我们指路。在去高等法院的路上,我们还感慨这位老先生真是非常gentle,相反,我们大陆法院的保安都一个个如狼似虎,很少见到好脸色。
跟终审法院有些古老的建筑相比,高等法院在一个大楼里面,非常现代化的建筑。同样,进入高等法院没有保安也没有警察,没有安检——其实大厅里空荡荡的,没有多少人。我们径直走到问讯处,询问下午有什么案件开庭。问讯处一位大姐接待我们,拿出一份开庭表单,告诉我们下午有什么案件开庭,在哪个法庭。她建议我们,有一个法庭的案子可以听一听,是一个刑事案件,但是法官是英国人,法庭使用的是英语。其实,英语也许可以听懂一些,粤语可是绝对听不懂,我们就选择了这个案件。这位大姐就嘱咐了两句话:“手机要关机,进入正在开庭的法庭要向法官鞠躬。”

我们进入法庭的时候,案件还没有正式开始,所有的人员都已经就位,大家面前摆满了案卷,案件整整齐齐的放在文件夹中,文件夹都做了编号。一会儿,法官进入,全体起立,开始庭审。

英美法系开庭跟大陆法系不同,我们内地法院开庭都是法官主导,法官在问来问去。香港开庭,法官只是主持一下,双方开始互相交锋,不激烈,但是也很紧张,对抗性十足。法官也会打断双方的询问,双方律师也会跟法官很默契的笑一笑,进入下一个话题。辩方的一位律师,好似是英国人,基本上一直在站在,不断的就一些问题询问控方是否“agree”,在达成一致的基础上一步一步推进。控方的律师回答的很谨慎,有的时候还会让辩方重复他的问题,节奏放的很慢。

值得一提的是,控方律师的助理——一位小姑娘——给我的印象很深刻,因为案卷较多,控方的材料摊开放满了一个长条桌子,每当辩方换问题的时候,她总能及时找到相应的案卷,翻到相应的页,放在律师的面前。有的时候,这位小姑娘还会跟辩方交流确认一下案卷。难能可贵的是,用完的案卷,她会整理好,放回到原来的位置上。说实话,在国内律师助理能做的这种程度的真实少见,这说明她对案件很熟悉也很有责任心。总之,无论法官、辩方律师还是控方律师,包括其他工作人员,每一个细节都体现出了法律工作的娴熟和严谨,也许我们差距不大,但是有那么一点点可能真的很难短时间内赶上。

特别要说一下的,是整个法庭体现出来法律形式感十足。法庭的整体色调并非我们在内地常见的深褐色,而是原木色。法庭上所有的桌子、椅子甚至墙壁(墙壁使用原木壁板)都是原木色。法官和律师都带着假发,法官的位置是一个台子,台子是法庭的最高处,大约占法庭的五分之一,体现出法官高高在上。法官从台子旁边的法官通道走进来,全体起立,鞠躬,马上整个法庭变得非常严肃。法官桌子前面有四个工作人员,这四个工作人员分别负责记录、录像、核实人员身份等法庭工作,庭审的时候不发一言,但是整个庭审过程从他们的眼神和动作上能看出他们一直在参与庭审。律师前面有一个像是乐队放乐谱用的木质托盘,律师站起来发言的时候可以把材料放在这个托盘上。律师面前是十几本的案卷,每一个案卷用英文字母表明顺序。这个字母又不是全部的流水序号,而是分了至少三种编码,应该是对案卷进行了细致分类。从我坐的位置可以看到,律师摆在托盘上的案卷中,用红色的笔密密麻麻做了标注。律师面前还有一个笔记本,应该是做的案卷摘抄和办案思路,辩护的时候律师不时翻一下这个笔记本。一个案件做了这么多工作,圈外人是不知道的呀!

庭审没有听完,大概一个半小时后,双方进入细节的讨论,对于不熟悉案情的我们来说要听懂是非常困难的,我们提前退庭了。退庭的时候,我特意向法庭鞠躬表示尊敬。

从高等法院出来,发现旁边就是一个叫“律政中心”的地方,我觉得应该跟内地的律师协会差不多吧,作为律师,想去看一看。走到了之后才发现,原来是律政司。律政司值班的是一位中年女职员,非常客气的问我们有什么事情。我问她能否参观一下。她解释说不可以,因为律政司是香港的政府机关,需要有预约才能进入。我说我是内地的律师,见到“律政”二字有了亲切之感,所以产生了想参观一下的想法。她听说我是律师,更加热情,跟我说:你可以在网上发Email预约一下,应该没有问题的,今天不行了,希望改天可以见到你!

一个下午的时间,终审法院、高等法院、律政司都走了一遭,这在北京是无法实现的。除了这几个单位离得近,走路十几分钟都可以到,而北京从一个单位到另外一个单位动辄一个小时的行程之外,进入这几个地方都没有排队,没有安检,没有法警查证件,都节省了好多的时间和精力。最重要的是,我们遇到的工作人员都那么nice,既没有过度的热情,也没有刻意的摆谱。什么时候,我们内地的司法机关也能做到香港这样呢?

赵虎 律师


上一篇: “紫玉山庄”商标案:法院如何确定赔偿额
下一篇:创作须分清侵权与借鉴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