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年,最后一场大戏,引爆了法律人甚至普通人的朋友圈——崔永元怒怼最高人民法院丢了卷。不就是丢了个卷,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风波,是因为崔永元吗?崔老师风头越来越劲,自从娱乐圈查税事件之后,大有成为民间纪委书记的势头。本文认为这个事情引起关注的原因,肯定跟崔永元有关系,也不是真的因为崔永元。是因为崔永元,因为崔老师是大V,关注的人多,能迅速引起媒体注意。说不是因为崔永元,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引起大家如此关注,真正原因源自于司法公正太重要了,其重要程度或许能超过转基因食品的问题。

我国传统上并非是一个爱好诉讼的国家,统治者一直教导民众息诉,“挑诉架讼”到现在还是贬义词。从古到今,如果谁家惹上了官司,那就成了天大的事情。可是,现代社会不一样了,法院离我们越来越近了,诉讼已经成为解决社会矛盾的最重要的途径之一。即使自己没有去过法院,周围看一看,有多少亲戚、朋友去过法院,肯定是不少的。社会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司法已经不再是“奢侈品”,而是已经成为了“必需品”,每个人这一生都有可能去一趟法院。司法是否公正,是否能“明察秋毫”,不再是法律圈的人才关心的事情,普通老百姓也越来越关心。

“一次不公正的司法判决比多次不公正的其他举动尤祸尤劣,因为这些不公正的举动不过弄脏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司法判决则把水源败坏了”。清理水源污染最后的希望在哪里,在一个国家的最高审判机关,可惜,这次最高院的事件让我们开始怀疑这种希望。

法院能否守法

希望法院守法、依法审判、依法执行,这是很多律师内心深处的愿望。为什么这么说呢?法院,光从名字上看不就是讲法的地方吗?可惜的是,多少次,我们律师拿着法律条文跟法院讲法律,法院却跟我们讲内部规定、讲现实条件,每一次我们都被教育:不是法院错了,而是法律错了。

例如:审理期限的问题。关于审理期限,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都有明确的规定,可是,规定总让位于现实。我曾经收到某高院的通知,上面写着“此类案件审理不受审理期限的限制”。

我们总是企盼着最高院能出台相关规定,能督促下级法院依法审判,可是,到了最高院案卷都保不住,据称涉及到的案件审理时间超期了38倍,我们再去盼望谁?

法院的摄像头

法院的摄像头(有的时候包括派出所的摄像头)质量总是不好,关键时候总是坏掉。当然,也有好的时候,例如公开的视频内容对法院有利的时候。懂事的摄像头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一个梗。

我们总是想,这是基层法院的问题,是地方法院的问题,摄像头的问题只是个别事件,总是个别临时工破坏的。

可是,这一次最高院的摄像头也坏了。

这,应该是摄像头这个产业出了问题。

法官权益保护

作为律师,我们一直呼吁保护法官的权益。

法官、检察官、律师,是法律共同体。我们都曾经在同样的法学院学习,学习的都是同样的法律知识,老师告诉我们法律的价值(例如:公平、正义、秩序等)都是一样的,这保证了法律共同体在一些基本法律问题上没有认识上的差别。

在一个法律共同体都参加的会议上,有一位律师对法官说:“你有审判权,你是强势的。”法官自嘲:“我哪里强势了,我是弱势群体。”我们的法律系统给了法官最后做出决断的权力,但是却没有给法官足够的保护。一方面告诉法官:你说了算,另一方面很多人有很多种方法可以教育、排挤不听话的法官,法官受着种种制约。

如果法官的权益都得不到保护,让他如何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呢?

我们以为,这是基层才会出现的,最高法是保护法官的。可是,这次我们看到,最高法的法官为了以防不测,先录了个视频。

相信,不只律师,很多法官看到这个视频,心中也戚戚然。

皇帝的新衣

法律是最讲“真”的。无论是警察侦查案件,还是法官审理案件,努力寻找的就是透过重重迷雾找到案件的真相。在这个行当里,我们需要面对的“假”太多,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透过现象看本质”。

拘泥于我们的司法环境,我国地大物博,同时情况复杂,肯定有冤案的存在。不过,假的东西虽然可怕,最可怕的是皇帝的新衣——人人知道是假的,可是没有人说,不但如此,还有人为了维护皇帝的新衣而努力。

如果在一个单位里,出现了皇帝的新衣,说明这个单位出现了大问题。如果这个单位碰巧还是某个系统的最高单位,说明这个系统出现了大问题。

这个事件中,明明知道所谓的“补签”笔录是什么性质,但是最高法的法官依然补签。当事情人人皆知的时候,又好像谁也不着急。这不是皇帝的新衣是什么呢?

今年北京特别冷,再穿那样的新衣会被冻死的。

最高法法官丢了案卷,很多人看看热闹,法律人看到的却不是热闹,而是未来法律的走向,我们的法律究竟要走向何处?希望这个事情能有一个真实的结论出现,不要再讲这个、讲那个,就是不讲事实,就是不讲法律。那么,丢的就不是案卷,而是……


上一篇: “微信”食品公司商标侵权一案中的四个法律问题
下一篇:北京互联网法院首案——抖音VS伙拍案中的法律问题解读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