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7-11-23

​  商标案件是我们虎知队代理的主要案件类型之一,虎知队赵虎律师代理过多起商标案件,并且从实务的角度写不过少关于商标案件的文章。在商标案件上,虎知队实战经验丰富,办案效果获得客户的广泛好评。

出于对虎知队专注业务能力的信任,位于北京市海淀区颐和园路的某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主动联系虎知队,就公司目前一个商标案件与虎知队洽谈委托代理事宜。2017年11月20日,该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与虎知队签订正式的法律服务委托协议,正式委托虎知队作为该商标案件的诉讼代理人。

该案件性质为商标驳回复审行政诉讼,客户公司在第30类上申请注册商标,商标在审查阶段,被商标局部分驳回,在复审阶段,商评委作出驳回注册申请的决定书,该案接下来将进入行政诉讼阶段。虎知队接受委托后,积极研讨案件、探索案件处理思路,一丝不苟准备起诉材料,为在最大程度上维护客户利益做足准备。

​    赵虎律师,现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获法律硕士学位。主要业务范围为知识产权、竞争法等民商事法律纠纷,尤其擅长娱乐法领域的相关法律纠纷。

目前随着影视娱乐行业的快速发展,相关领域的法律服务需求不断扩大,因此娱乐法律师也相当紧缺。

为了帮助更多年青的娱乐法律师消除迷茫、快速适应,赵虎律师根据其10年的执业经验总结了娱乐法律师养成六堂课。在智元法律课堂播出后,受到了广大学员的一致好评,纷纷表示自己从中受益匪浅,收获颇丰。

​    2017年11月22日晚9:00-10:00,虎知娱乐法第十三期在线沙龙顺利举办,本期沙龙主题为“传统戏剧作品的现状及法律保护”,特邀嘉宾分别为北京西城文化馆的门书婷老师,中国戏曲学院的金超老师,晓林影视公司的赵劼老师,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赵虎律师。

参加讨论的还有传媒公司法务人员、知识产权律师以及其他传媒娱乐法律师等,嘉宾们与群友们一起就“1.传统戏剧作品的概念、特点及分类;2. 传统戏剧作品的现状和发展趋势;3.传统戏剧作品面临的问题,法律可以做什么。”三个话题展开交流与讨论。

在这有限的一个小时内,嘉宾们还就“传统戏剧”与“传统戏曲”的区别、电影与戏曲的关系、如何保护传统戏剧等问题毫无保留地跟大家分享了自己的经验和想法,并与群友围绕本期的主题进行了积极热烈的讨论,大家均在这场沙龙中收获颇丰

2017-11-21

​    在上一期沙龙中,分享嘉宾与虎知娱乐法沙龙群成员就“影视美术的工作内容及法律风险”这一话题展开了精彩的讨论,大家就影视美术的主要工作内容及工作难点;影视美术对影视美术作品享有的权利;影视美术签订影视美术设计合同的注意要点及法律风险防范等典型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和疑惑。资深影视美术李在群老师、杭州晓林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制片人兼编剧赵劼老师及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赵虎律师的倾心分享让群友们获益匪浅。经过交流与讨论,律师朋友们对影视美术的工作内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可以更好的为影视传媒公司服务;影视行业的朋友们认识到影视美术工作中存在的潜在法律风险,方便其在工作中规避法律风险。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影视娱乐领域的法律业务琐碎、繁杂,作为专注于影视娱乐法业务的我们来说,行业知识的积累与专业技能的精进,将是个循序渐进、持之以恒的过程。虎知娱乐法沙龙本着与大家在探讨中相互学习,在交流中共同进步的初衷,已经用心走过了十二期,在促进本沙龙群中影视行业人员与法律专业人员之间的沟通与交流,解决本沙龙群中影视行业投资者、管理者、一般从业人员的法律疑惑等方面,效果显著,获得了群友们的广泛好评,在亲爱的群友们的支持与鼓励下,虎知娱乐法将“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在我们尚沉浸于上一期沙龙收获的欣喜中时,虎知娱乐法第十三期沙龙又要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知识盛宴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本期沙龙基本信息吧!

本期主题:

传统戏剧作品的现状及法律保护

沙龙时间:

11月22日(星期三)   晚9:00-10:00

主持人:张玉娇

邀请嘉宾:

门书婷(北京市西城区文化馆)
金超(中国戏曲学院)
赵劼(晓林影视公司制片人)
赵虎(律师)

主要内容:

1. 传统戏剧作品的概念、特点及分类;
2. 传统戏剧作品的现状和发展趋势;
3. 传统戏剧作品面临的问题,法律可以做什么。


参与福利:

每期沙龙结束后,虎知队会对沙龙进行书面总结并将总结置于天涯社区、法律快车、法邦网博客、搜狐博客、网易博客、百度文库、找法网、今日头条、法律博客等网络平台进行推广,因此,建议本沙龙群友们进行实名备注,我们会做好署名,以实现对每位参与者的宣传!

参加方式:

加微信“lawyerzhaohu”,注明“参加沙龙”

双十一当天,沪昆高速衢州段一辆载满快递的货车起火,整车快递被烧毁,实在可惜呀!无论是买家、卖家还是快递公司,一定都很关心快递被损毁后的相关责任承担问题,那就让我们一起来听听律师专业的法律分析吧!

律师分析

卖家与买家之间

1、运输途中的快递,其毁损风险由谁承担

我国《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二条规定:“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在标的物交付之前由出卖人承担,交付之后由买受人承担,但法律另有规定或者当事人另有约定的除外。”由此可见,在卖家与买家之间没有另外约定的情况下,快递毁损灭失风险是否由卖家转移到买家,取决于快递是否已经交付。

那么问题来了,快递在运输途中,对于卖家而言,是否已经完成交付义务,这又需要我们结合《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一条来分析。《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出卖人应当按照约定的地点交付标的物。”,也就是说,在有约定交付地点的情况下,只有在约定的地点交付标的物,才算是完成了交付义务。对于快递包裹来说,卖家与买家之间约定的交付地点是非常明确的,即快递上写明的收货地址。因此,运输途中的快递意外灭失,对于卖家而言,显然是没有完成交付义务的。这就可以澄清常见的误解,以为快递交给承运人(快递公司)后就完成了交付,事实并非如此。

既然在这种情况下快递并没有交付那么快递损毁的风险就当然应该由卖家来承担吗这需要我们重新回到《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上来,依据该规定,一般情况下,标的物风险转移取决于标的物交付与否,但我们需要注意,该条后半句是个“但书”条款,标的物的风险转移问题,在法律规定之外,可以由当事人进行另外约定,有约定从约定。

具体到网购平台卖家与网购买家之间,快递毁损风险如何转移,要看平台协议或其他规范性文件。目前,大部分主流网购平台,比如淘宝、京东、一号店等,都写明了商品毁损、灭失风险在签收之日起由买方承担,在这种情况下,运输途中的快递,其损毁风险自然应当由卖家承担。除非,卖家与买家之间有另外的相反的约定。

2、卖家是否还需要继续履行交付义务?

卖家与买家之间是买卖合同关系,卖家应当履行交货的合同义务,买家应当履行付款的合同义务,通俗地说,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就网购而言,卖家通过快递“这只手”将货品交到买家手里,买家通过支付通道“这只手”将货款支付给卖家,卖家和买家通过快递和网络这两点实现了远距离的交易。

货品交付之前被毁损时,卖家有两个选择:1.不可收取货款,因为货物未送达消费者手中,自然就无权收取货款;2.可以收取货款,但应当继续履行货品交付义务。总之,如果卖家已收取货款,那么在快递被毁损后,卖家要么履行退款义务,要么应当继续履行货品交付义务。

卖家与快递公司之间

1、快递损毁,由谁来赔偿呢?

卖家与快递公司之间,涉及到货物损失该由谁来承担的问题。快递公司与卖家之间是货运合同关系,对于快递公司而言,其承担货品运输义务,需确保货品安全、准时到达指定收件人手中。一般情况下,如果非因卖家过错(比如,隐瞒货品易燃易爆事实),货品在运输过程中被烧毁,应当由快递公司来赔偿卖家的损失。

2、赔付额如何确定呢?

目前快递行业实行保价制度,货品如果保价了,毁损后,卖家可以依据保价的金额要求快递公司赔偿,除非快递公司能证明损失的金额达不到保价的金额;如果没有保价,则只能按照邮资的一定倍数要求快递公司赔偿,而不能按照货品的对价请求赔偿。因此,在没有保价的情况下,货品毁损后,卖家很可能只能得到远低于货品价格的小额赔付,对包括卖家在内的寄件人或托运人而言,显然是不公平的,因而,快递行业的这种保价制度是很受诟病的。

当然,未保价而毁损的,按照邮资倍数赔偿,是建立在无法证明损失的货物为何物的基础上,假如卖家能证明交给快递公司的货物为何种物品时,还是可以主张按照货品的实际价值请求赔偿的。

就需要承担赔偿责任的快递公司而言,如果投保了相关的保险,一旦发生了这样的损失,最终将由保险公司在保险额度范围内进行赔偿。很多快递公司都购买了保险,但如果没有购买,则损失只能自担。

(文:赵虎律师)

2017-11-09

​    李小璐肖像权纠纷案胜诉之后,2017年11月4日,远藤ENDO商标无效宣告案收到法院判决,我方胜诉,日本某株式会社败诉。

案件经过:

2017年9月18日上午,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中闻律师事务所虎知队的赵虎律师和张玉娇实习律师,在法庭上和一家日本企业展开了唇枪舌战。

该案是一起行政诉讼。一家日本企业作为原告,对我国公民张某某申请的远藤ENDO商标,向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申请,但被驳回。于是,该日本企业不服,以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为被告,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虎知队作为第三人张某(争议商标的申请人)的代理人,参加了诉讼。

庭审中,我方律师指出:原告日本企业,在日本自己国家都没有申请到的商标,却来中国要求只有自己企业才能注册那个商标,是不合理的。原告提出的所谓的自己的商标,实际上只是商号。而且该日本企业并无充分证据证明其商号在大陆已经具有一定知名度。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并不会使相关公众产生混淆认识,不会损害原告利益,进而也不存在原告诉指的“恶意”。虎知队针对对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向法庭提出了具有详细的质证意见。

(作者:中闻虎知队 张玉娇)

2017-11-06

​    金秋十月,转瞬即逝,虎知队忙碌地工作了这收获的一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虎知队十月下半月的工作情况吧!


20171017

赵虎律师接受新京报采访,谈双11前快递涨价一事。赵虎律师指出这次快递公司相继涨价,实际涉及到垄断协议的问题,并为大家详细分析了快递公司行为是否构成垄断。

20171018

赵虎律师发表文章《电影,讲好故事最重要》,希望我们的电影在这个喧嚣的时代能向我国古代的唐诗宋词学习,讲好故事。赵虎律师始终认为:能讲好故事的电影,才是真正的好电影,才有可能成为经典。

虎知队担任北京嘉实幕为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法律顾问。

20171019

赵虎律师发表文章《奈良随笔》,谈了谈自己对日本奈良的感受。

20171020

李小璐起诉某香水有限公司侵犯其肖像权,赵虎律师及实习律师张玉娇接受被告某香水有限公司的委托后,积极准备应诉材料,深入了解案件事实,研习相关法律法规及典型案例,为出庭做充分准备。

20171021

赵虎律师接受采访,谈视频企业知假买假是否应当承担责任问题,并指出如果证实侵权行为属实,食品企业明知设备侵权而购买,要承担以下责任:1.停止侵权;2.赔偿损失;3.承担相关的维权费用。从赔偿损失的金额来讲,直接侵权的即侵权设备制作销售方承担的赔偿金额多一些,设备使用方承担的赔偿金额要少一些。

2017年10月23日

某编剧维权案圆满完结。案件胜诉之后,该影视公司并没有根据仲裁的要求主动履行仲裁义务,支付编剧稿酬。无奈该编剧老师委托赵虎律师团队到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法院受理案件之后,查封了该影视公司的账户,并把该影视公司加入了失信人名单。在法院执行工作的压力下,该公司主动找到编剧老师要求和解。 最终,本案得到了完满的解决。

2017年10月24日

虎知队赵虎律师及李梦雪前往拜访顾问单位北京嘉实幕为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与顾问单位负责人研讨公司规章制度,接受法律咨询。

2017年10月26日

虎知队担任国艺同行影业法律顾问。

2017年10月27日

某网约车平台案结了,某网约车平台起诉陈某名誉权纠纷案件,赵虎律师接受陈某的委托,担任其诉讼代理人。经过两次开庭后,该网约车平台主动联系赵虎律师,提出和解,并给出和解方案。

2017年10月28日

虎知娱乐法第十一期沙龙如期举办,不同以往的沙龙形式,此次沙龙由线上转为线下,由虎知队(赵虎知识产权团队)主办,由罗向京博士担任主持人,在北京嘉实幕为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的精心承办、安排下,获得了新老群友们的广泛关注、支持与参与。此次沙龙的主题为:影视作品拍摄前的IP授权合同的注意要点和可能发生的纠纷。影视项目投资过程中,影视作品拍摄前的IP授权是必不可少的关键环节,该话题聚焦影视知识产权实务问题的重点,激发了相关群友的浓厚兴趣。

2017-09-30

不觉初秋夜渐长,清风习习重凄凉。
炎炎暑退茅斋静,阶下丛莎有露光。
——《初秋》

九月,用孟浩然的诗句描述不能更贴切,你会说现在已经不是初秋,接近深秋了,也许是城市建设的缘故,从树木、气温的变化来看,似乎市区的秋天比乡村要滞后几天。九月, 虎知队依旧忙碌,多个案子开庭,多家单位走访,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虎知队九月下半月的工作情况吧!

2017年9月16日

赵虎律师发表《当年,我的司法考试》一文,回忆了自己多年前准备司法考试的难忘时光,并为今年参考的师弟师妹加油,并分享自己通过司法考试的秘籍:1、好好听老师讲课;2、多去图书馆看《最高法院公报》。

2017年9月17日

虎知队在为客户企业做法律顾问的过程中发现:只懂法律,充其量做一名合格的律师;只懂法律,仅能从止损的角度为企业保驾护航。一名企业需要的高标配律师,还要懂企业,要能想在企业前边,在策划布局上甚至是老板的高参。2017年9月15到17日,虎知队马丽丽律师代表虎知队来到九华山庄,接受了内容充实的企业培训。

2017年9月18日

虎知队发表虎知娱乐法在线沙龙第8期沙龙实录、沙龙总结,该期沙龙主要探讨编剧工作及潜在的法律风险,一级编剧郭木老师、编剧王志伟老师、杭州晓林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制片人兼编剧赵劼老师、薛永谦律师以及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律师担任嘉宾。在极其有限的一个小时里,嘉宾与群友们充分互动,不仅让大家对编剧工作有了充分的了解,还通过相关案例使大家对侵犯编剧权益的常见纠纷类型有了更清晰的认识,整场沙龙气氛活跃,大家在交流中获益颇丰。

在9.18纪念日当天,赵虎律师和张玉娇实习律师,在法庭上和一家日本企业展开了唇枪舌战。该案是一起商标无效宣告行政诉讼案件,某日本企业以张某注册商标的使用侵犯其商号权为由申请撤销,商评委作出驳回裁定后,该企业向知产法院起诉。虎知队作为第三人张某(争议商标的申请人)的代理人,参加了诉讼。当天赵虎律师开玩笑讲“代表中国企业抗日”,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2017年9月19日

赵虎律师接受雷锋网采访,谈搜狗百度专利侵权纠纷。赵虎律师向雷锋网介绍,要分析这起案件,要从两个阶段来看:1、对搜狗输入法专利的有效性的审查;2、百度是否侵权。

2017年9月20日

赵虎律师接受采访,谈新浪微博发布新规。新浪微博更新《微博服务使用协议》引发巨 大争议。赵虎律师介绍,根据我国《合同法》第40条规定,假如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排除了对方的主要权利,那相关的条款无效。从这个规定来看,我认为新浪相关的规定,有无效的可能性。另外,根据我国《知识产权法》第11条规定,著作权原则上属于作者享有,创作作品的公民就是作者。因此微博原创文章的著作权人应属于用户本人。

赵虎律师发表《影视行业中授权链条断裂的表现形式和风险》一文,文中结合经典案例,详细分析了实践过程中有关授权链条断裂的情况,并提示广大影视投资人:切莫为了项目的推进,在授权链条审查方面做出让步,万一出现问题不但血本无归,而且连累共同投资方一同亏损,有可能引起连环诉讼。

2017年9月21日

虎知队赵虎律师与张玉娇拜访某影视文化公司,该公司作为制作方与投资方签署《联合投资协议》,因投资款迟迟不能到账导致项目停滞。经过初步谈判,双方欲解除该协议,但是对于合同细节难以达成一致。赵虎律师详细了解项目状况,认真分析合同中每个条款,给出谈判意见。

2017年9月22日

赵虎律师发表《抄袭与借鉴——找不到的那条红线》一文,文章开篇讲到,抄袭和借鉴之间,有的时候显而易见,有的时候只有一线之隔。从来没有人在理论上找到那条分界线,所有关于表达和思想的认定都要深入到个案之中,由裁判者根据具体情况来确定。赵虎律师在文中分析,如果借鉴的是别人的思想,则为借鉴;如果“借鉴”的是他人的表达,则可能构成侵权。法律保护的是独创性表达,不保护思想(即思想表达二分法)。难就难在:思想和表达,看起来非常清楚,找到中间那条线却是极难极难的。总体来说,越形象、越具体,则越可能被认定为表达;越抽象、越概括,越可能认定为思想。

2017年9月23日

赵虎律师应邀去台湾参加讲座,讲座之余旁听台湾高等法院及智慧财产法院十余场庭审。结合自己在大陆庭审经验,撰写了《大陆律师在台湾旁听庭审》一文,文章以时间顺序为轴,从庭审公告到审理结束,逐条列举了台湾庭审与大陆庭审的十大不同之处。

2017年9月25日

赵虎律师在台北市拜会台湾立勤国际法律事务所刘韦廷律师、德辉律师事务所翁圣贤律师,赵虎律师以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的身份与两家台湾的律师事务所沟通合作事宜,并与两位台湾律师就两岸法律状况进行了交流。

赵虎律师发表《起诉自媒体——PS的诉讼选择》一文,近期,有八家超大型企业起诉自媒体,打起了笔墨官司(其中包括我们代理的滴滴起诉“海松ta说”微信公众号文章案)。赵虎律师发现大型企业与自媒体之间的诉讼力量悬殊,并从判决结果承担、律师、诉讼费、资源等方面分析这些案件中的不平等。文章最后,赵律指出“这是一场不公平的诉讼战争,滴滴等大型企业作为RP,目的是利用这种诉讼战,杀鸡儆猴、杀一儆百,减少社会对他们的负面评价罢了。”

2017年9月27日

商标无效宣告行政案件在知产法院开庭审理,虎知队赵虎律师和张玉娇实习律师作为诉讼代理人出庭应诉,商评委以我方商标的使用损害申请人在先商号权为由,作出无效宣告裁定,我方不服商评委的裁定,提起诉讼,该案处于审理过程中。

虎知娱乐法在线沙龙第九期举行,该期沙龙主要讨论投资人如何选择影视项目,如何避开影视投资法律纠纷问题,嘉实影业郝平老师、万联时空张茜老师、黄阳阳律师及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赵虎律师作为嘉宾,以他们丰富的影视项目投资经验及影视传媒公司法律服务经验,为大家详细介绍影视项目的选择及投资中如何规避法律风险问题,大家积极分享实际投资中遇到的问题,嘉宾们也纷纷给出解决思路,整场沙龙气氛活跃,沙龙结束大家仍然意犹未尽。

(编辑:虎知队 张玉娇)

2017-09-20

日子在弹指一挥间就毫无声息的流逝,就在此时需要回头总结之际才猛然间意识到日子的匆匆。回想起这半月毅然拖着行囊踏上征程的身影,满怀梦想与希冀,勇敢地开启人生另一崭新的篇章。何以解忧,唯有尽情的高歌,唯有忘情的工作。疲惫着却又兴奋着,匆忙着却又感恩着,生活总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巧克力的味道,但是最起码现在这颗黑巧克力确实有点苦,苦到神志清醒,思绪万千。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咱们言归正传,又是工作总结时,一起来看看虎知队九月上半月的工作情况吧!

1.2017年9月2日,赵虎律师做客北京新闻广播(FM100.6)《警法在线》节目,与主持人郑磊一起就“鲜花照发朋友圈引发了著作权纠纷”以及“偷开共享汽车撞上奔驰被拘留”两个案例进行了讨论分析。

2.2017年9月6日,赵虎律师接受《法人》采访分析《公司法司法解释(四)》;通州区人民法院做出一份判决,支持了虎知队某一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3.2017年9月7日,马丽丽律师在虎知队公众号发表文章《真人真事型儿童电影创作上的法律风险》;某运输合同纠纷二审案件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虎知队赵虎律师和张玉娇实习律师出庭应诉,本案一审中存在以下错误,第一,在没有充分证据证明司机与货运公司是雇佣关系的前提下,就认定二者之间成立运输合同关系;第二,一审并没有查明运输关系中郭某是实际承运人这一事实。

4.2017年9月8日,虎知队发表专题文章《撕开圈钱游戏的理财假面:魔幻农庄涉嫌诈骗2亿元》。文章分析了骗局的手段行为和应该如何预防。

5.2017年9月9日,虎知队会见某传媒公司,洽谈合作事宜。该公司初步成立,但是有丰富的项目资源,欲在几年内认真扎实地拍摄高质量影片,打造自己行业知名度。该公司聘请虎知队为其进行法律的保驾护航。

6.2017年9月11日,虎知队发声——万人声讨《战狼II》,提出虎知队自己的独到观点;虎知队第二期读书会顺利开讲,本期领读人王晓丽带领大家一起学习王迁老师的《著作权法》的要领。

7.2017年9月12日,某租赁合同纠纷案开庭,赵虎律师作为承租方代理人参加诉讼,本案原告起诉承租人支付拖欠的房租,承租人以房屋不能使用提起反诉,请求解除租赁合同,并赔偿其全部装修费用。当庭赵虎律师就“房屋可以使用”进行解释,赵虎律师认为,房屋可以使用包括房屋物理上可以使用和法律上可以使用两个要素,房屋没有竣工,通过竣工可以完成物理上的使用,但是法律上的可以使用就需要提供各种材料进行竣工、消防验收手续。鉴定结论出炉,双方在庭上进行了又一轮的质证和辩论。

8.2017年9月13日,虎知队第八期在线沙龙顺利开展,本期沙龙主题为编剧的工作及潜在的法律风险,参与嘉宾有知名编剧及资深娱乐法律师。

9.2017年9月14日,赵虎律师接受北青报采访,谈“美妆”商标权一事;“滴滴案”和解结案,企业的名誉权和自媒体的舆论自由权之间的矛盾纠纷,该案起因是一位北京的学者在自己公众号上发了《滴滴已死》等两篇文章,于是滴滴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告到法庭,最终,经协商双方达成和解,滴滴公司撤诉,这位学者删除相关的文章。

10.2017年9月15日,虎知队发出声音,对于宋喆被刑拘一事,发出自己的声音。

11.2017年9月18日,商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案件开庭,虎知队迎战日企,某日本企业认为客户张某的注册商标侵犯其在先商号权,向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申请,不服商评委的裁定提起诉讼,赵虎律师和张玉娇实习律师作为第三人张某的代理人参加诉讼;赵虎律师接受雷锋网采访,谈“中国互联网专利第一案”——搜狗百度专利侵权纠纷。

2017-09-08

德国著名的哲学家雅斯贝尔斯(Karl Theodor Jaspers)在《什么是教育?》中写道:“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在儿童教育成长的众多助力因素中,电影是重要而有效的一个。小时候我们看过的《三毛流浪记》、《鸡毛信》、《小兵张嘎》、《霹雳贝贝》等,对电影里边的人物记忆深刻,对其中的道理受益终生,甚至我们在某一阶段会刻意模仿主人公的言行。可见儿童电影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的作用不可忽视。随着70后、80后为人父母带来的教育升温,以及电影业本身的大发展,儿童电影也在数量和质量上有质的飞跃。而儿童电影的创作有其自身特点,其中一个就是真人真事型电影的比例较大。对于这种电影,有不少法律上的风险需要注意。

一、真人真事型儿童电影创作前的授权

儿童电影由于其体量和内容的限制,来自于真人真事的情形非常多。一些编剧或导演在报纸或网络上看到令自己有灵感的故事,就把它写成剧本,拍成影视作品。要注意,故事具有明显性、典型性的,当事人能被公众识别的,需要获得故事主人公原型的授权。主人公是未成年人的(我国规定18周岁以下为未成年人),需得到其法定监护人的授权。

1.向谁得到授权

《民法通则》第27条规定,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 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有监护能力的人按顺序担任监护人: (一)祖父母、外祖父母; (二)兄、姐; (三)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但是须经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或者民政部门同意。

《未成年人保护法》第14条规定,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根据未成年人的年龄和智力发展状况,在作出与未成年人权益有关的决定时告知其本人,并听取他们的意见。

以上告诉我们,第一,孩子的故事,要有法定监护人的授权,这就意味着孩子的所谓经纪人、学校、老师等其他人员都没有法律上的授权资格;有顺位在前的监护人的时候,不得由顺位在后的监护人做出授权。第二,法定监护人不能私自决定孩子的相关事宜,需要和孩子本人商量。

2.授的是什么权?

电影改编依据的事实本身并不属于版权法保护的范畴,当事人对经历的事实也不具有权利。即“事实无版权”,真实事件属于公有领域的素材,谁都可以自由使用。例如,任何一家影视公司都可以拍摄汶川大地震主题的电影。但是这种自由是有限的,不仅仅涉及版权的问题。

向故事原型人物得到的授权,究竟是什么权?在美国,这个叫公开权,是从隐私权里发展而来并作为一项独立的权利存在。公开权是公开私人信息的权利,是指公民对自己的姓名、肖像、经历进行保护和商业利用的权利。公开的方式有许多种,撰写自传、出版写真集、公开日记、召开有关个人信息的发布会等,都是行使公开权利的方式。在美国,公开权是用于对人格权商业化利用的保护。

我国没有“公开权”这一说,虽然具体人格权被商业性侵犯的现象在我国越来越多,但是我国人格权立法还不完善,偏重对权利中精神利益的静态保护,对财产利益的保护立法还不够完善。向故事原型人物得到的授权,是姓名权、肖像权等具有可识别的人格标识的权利。

肖像权简单来说,就是肖像权人可以对自己的肖像权利进行自由处分,又有权禁止他人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擅自使用其专有的肖像。电影《隐性的翅膀》说的是真人雷庆瑶的故事:十五岁的花季少女志华失去了双臂后自立自强的故事。这部电影就是故事原型雷庆瑶亲自主演。这里就涉及雷庆瑶把自己的肖像权授权给制作公司。

姓名权是指公民决定其姓名、使用其姓名和变更其姓名并要求他人尊重自己姓名的权利,是以姓名利益为内容的权利。如果上述电影《隐形的翅膀》使用的是故事原型主人公的真实名字“雷庆瑶”的话,所授权还有姓名权。

另外,有些影视作品来自于纪实文学(传记、回忆录等)或独创程度较高的新闻报道(尤其是独家报道),则产生双重授权问题。不仅要取得亲历者(当事人)的人格权授权,也要取得文字作品作者的版权授权。

二、真人真事型儿童电影创作中的隐私权、名誉权侵权风险

出于艺术感染力和商业上的考虑,电影可能会披露主人公不愿公开的私生活,升级主人公与他人的矛盾,甚至虚构一些情节。这些对现实的扭曲和夸大容易导致当事人的人格利益受损,造成精神上的痛苦,因而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的隐私权和名誉权。

《亲爱的》是赵薇主演的拐卖儿童的一部电影。电影原型高永侠说,“里面很多情节我没法接受,比如李红琴给别人下跪,受到殴打和辱骂,为了找证人作证,和别人睡了一觉,最后又生了孩子。”高永侠认为,这些都是没有的事,但在影片最后却播放了她的真实画面镜头,“这会让别人觉得,这些事都是我真实经历的。”

这里,电影可能侵犯高永侠的两个权利。一是隐私权。隐私权是保护自己不愿意公开的私生活信息的权利。在真人真事儿童影视创作中,要注意保护故事当事人的隐私,防止影响到其个人生活。二是名誉权。所谓侵犯名誉权,是指采取捏造、侮辱、诽谤等方法,或者虚构某些事实,造成被害人的社会评价降低,正常生活得到破坏。

假如《亲爱的》中的上述故事曾真实发生,高永侠的隐私权面临着被侵犯的可能;如果上述故事未曾发生,则高永侠的名誉权面临着被侵犯的可能。尽管后来以导演陈可辛的道歉结束了此次事件,但是它给我们起到了警示作用。

再比如韩国儿童犯罪电影《熔炉》,一部被称为“儿童电影改变了国家法律”的代表作。《熔炉》是基于韩国真实事件拍摄而成,它触目惊心地揭露了韩国一所特殊学校的残障儿童遭遇的性侵和虐待。《熔炉》以其无与伦比的影响力被评选为2011年度韩国十大法律新闻事件之一。这部电影还引发了韩国一系列法律修订。从2011年开始,韩国《社会福祉事业法修订案》、《性暴力犯罪处罚特别法部分修订法律案》(又名“熔炉法”)等相继出炉,将儿童性犯罪的最高刑期由15年调至50年,尤其对性侵残障儿童的侵害人处罚加重,韩国也成为亚洲首个对严重性犯罪实施化学阉割的国家。

《熔炉》中,被告的辩护律师是一位司法机关退下来的法官,光州事件是他改行律师后的第一个案子。我有幸在生活中接触过这位律师。电影里把他塑造成一个面目可憎、没有底线的律师,为了达到诉讼目的而买通证人、威逼利诱。这些夸张的艺术情节导致他的现实生活受到严重干扰,每天一开门就是一众记者在家门口蹲守,网上对他的谩骂也是不绝于耳。他气愤也无奈地对我说,电影太夸张了,当时的情况并不是那样,他想提起侵犯名誉权的诉讼。后来的情形不得而知,但是此事给我的印象也很深。

儿童电影区别于其他类型的电影,它来自于真实事件的可能性极大,这就要求创作者在作品中,对可能损害到他人的隐私权或名誉权的地方,都要小心处理。否则,构成民法上的侵犯隐私权、名誉权,要承担损害赔偿等民事责任。如果情节严重,还可能构成犯罪。如果侵犯的是未成年人的隐私权,即使程度不重,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第69条也格外规定,侵犯未成年人隐私,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给予行政处罚。

事前征求意见、获得书面授权、电影故事情节处理、字幕上的提示等等,都是处理这类风险的有效方式。其中尤其要注意的是,字幕上的提示要有效,要做到使一个正常的观众能够区分电影人物和实际人物的程度。比如电影《亲爱的》中,创作人员已经在片尾中做出了“本片根据真人真事改编,部分情节并未真实发生”的表达,但是没有具体指出哪些情节是虚构的,那么整部影片会引起观众的联想,已然无法避免侵犯原型人物的合法权利,因此,这样的做法未必能为创作者免责,需要引起重视。

(作者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 马丽丽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