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12-28

赵虎律师的博文《我看“网络音乐收费”》登载在第4422期《上海法制报》律师沙龙栏目中。

赵虎律师认为“知识产权和物权是一样的。一首歌跟一台电脑,从法律上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都属于法律上的“财产”,只不过财产的形态不同罢了。

以下附文章全文:

最近,有消息称环球等唱片公司将联合酷狗等网站建立音乐下载包月收费的商业方式。许多人认为国内音乐收费环境不成熟,之前有过音乐收费的案件,但是基本上没有多少成功的案例。还有一些人认为,互联网上应该以免费为主,不应该对消费者收费。这个事情我在微博上说了几句,但是觉得微博写的字太少,难以表达我的观点,只能再写博文,接着聊。
确实,很长时间以来,我国的网民已经习惯了免费。网上有各种免费的资源,比如图书、音乐、影视剧等等。曾经有一个哥们跟我说过:你在网上什么都可以找到。应该说,这种免费刺激了互联网的发展。但是,这种习惯的养成并非真正图书作品或者音乐作品著作权人的愿望。很长时间以来,这些人是被侵权的。也就是说,一直是不守规矩的人拿着别人的财产让网民免费,结果互联网也发展起来了,这些不受规矩的人也挣钱了,网民习惯免费了,图书、音乐、影视剧等作品的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利益却没有人关注——甚至,很少有人想到这些人其实为互联网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其实,知识产权跟物权是一样的。一首歌跟一个电脑从法律上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都属于法律上的财产,只不过财产的形态不同罢了。如果你有一台电脑,你可以让别人免费用,你也可以不免费。没有人会说你:为什么不让我免费用呢?没有人会质疑你对你的电脑有支配的权利。但是,一到了知识产权,人们的理念就有所改变。所谓偷书算是偷吗?,孔乙己这种想法很多人都有。国人好像觉得用别人的知识产权(智慧财产)就应该免费,没有想到盗窃别人的知识产权也属于偷东西(下载盗版电影、图书、影视剧的行为在本质上也属于盗窃的一种)。为知识产权付费其实在欧美国家大家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在中国,已经过惯了盗版的日子,付费真的不情愿。
中国的音乐人为了音乐收费的事情曾经做出过许多次努力,比如音著协对KTV收费,对超市的背景音乐收费等等,甚至打了一场又一场的官司,但是收费的问题一直进行的不顺利。虽然不顺利,不过现在人们的观念还是有所转变,KTV等这种靠音乐做生意的场所对其使用音乐进行收费大家都可以接受了。但是,网络上的音乐收费一直得不到大家的认可,也许是免费惯了。
这种观念的转变需要时间。但是,从另一方面讲,音乐版权的价值是否只有通过直接收费来解决,也是需要我们思考的。在商业模式上,如果有公司顺应我国网民的心理,开发出既保护了音乐版权权利人的权利,又能让广大网民接受的付费模式,应该更受欢迎。比如,费用从哪里来,直接从消费者手里,还是从广告用户的手里?这些就需要企业的智慧了。
能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作出合适的商业模式的公司才能适应目前市场的需要,得到网民和音乐版权人的认可。环球唱片推出的这种商业模式是否能够坚持下来并持久发展,我们拭目以待。

2012-11-04

赵虎 律师

现在流行一句话“躺着也能中枪”,其实中枪总是有中枪的原因,并非仅仅是躺着而已。我曾经做过一个侵犯著作权的案子,侵权方竟然是一位法学教授。而这个过程中,法学教授表现出一种“躺着也能中枪”的悲愤,但问题是他是否应该躺着。

有一天,一位学者找到我。作为知识产权律师,好像天生与知识分子距离较近,身边许多朋友都是非常知名的教授、学者。该学者(我们暂称:李老师)写了一本书,叫做《某某教程》(这个案件是调解解决的,为了尊重当事人的意愿,我这里不透露案件具体信息)。该教程是这个领域比较权威的一本著作,其他的学者老师写书的时候经常借鉴这本书。李老师偶然发现:一位法学教授写了一本跟该领域有关的法学书,在这本法学书中大量的、大段大段的摘抄《某某教程》上面的文字,并且没有指明出处。李老师希望我能帮助他维权。说实话,这个案件我刚接的时候有一些犹豫,因为对方也是法律圈的人。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法学教授还侵犯他人著作权确实非常不应该。于是,我接下了这个案件。

调查取证完成之后,我代表李老师到北京某法院立案,很快该案进入法院审理过程。被告收到本案的起诉状之后,主动跟我联系。被告的态度非常诚恳,表示自己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这本法学书抄袭《某某教程》的部分是研究生所为,并非自己所为,希望原告李老师能够理解,并希望双方能够和解。我相信他的话,甚至在之前我就猜测到了这种可能性。现在教授出书经常是研究生代笔,教授署名。但是,首先,这种方式从学术上来说是不诚信的。比如有名的“常凯申”事件,清华大学的知名学者出的书竟然把俄文中的蒋介石翻译成了“常凯申”,被贻笑大方,据怀疑此即为研究生代笔。代笔就代笔吧,作为图书的“著作权人”、著名教授也不审核一下,可见多么的不负责任。其次,从法律上来说,侵犯著作权的责任也只能由图书的作者(署名作者)来承担的,因为他是著作权人。书中写明的作者只有一个人,就是这位法学教授,没有他的研究生。既然他是唯一的作者,也是唯一的获利人,那么他就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这些法律知识不用我普及了,该法学教授比我清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法学教授对于法律后果比较清楚而积极要求调解。最终本案在法庭的主持下,原告、被告双方达成和解,原告撤诉。

这个案子再一次让我看到了学术界的浮躁,让我明白现在许多学者大部头的著作是怎么出来的。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传道是第一位的,不能以身作则,传的又是什么道呢?

如果再出现这样的案件,我愿意再次代理。教授也是人,也需要遵守规则。当潜规则变成了显规则,就应该让他们知道法律后果是什么。

赵虎 律师

许多行业分工越来越细,有些公司是专门搞研发的,有的公司专门搞代工的。比如赫赫有名的富士康,就是中国大陆最大的代工厂。电子行业代工厂比较多,好的代工厂一样可以打出自己的名气,做出不菲的业绩。在一起案件中,我遇到一家不守规矩的代工厂。这个案件就发生在电子行业,案件涉及两家公司,都是有军工背景的企业,我们暂且用A、B两个字母代替它们的名字。

A公司是一个科技企业,研发能力特别强。一些涉密的、军用的产品A公司都是自己生产,一些民用的产品在产能不足的时候会交给其他代工企业代工。B公司是一家大型的代工公司,同样有军工背景。A公司之所以找到B公司加工产品也是因为看中了、相信了B公司的军工背景。

A公司费时俩年研发出来一套非常先进的电子标签远程识别系统,其技术远超现在市面上的产品,而该系统核心的技术诀窍就在电子芯片上。A公司把该电子芯片委托给B公司代工生产。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和考虑,B公司把这种电子芯片放在自己的网页上宣传,只是名称、型号不同罢了。同时,为了让客户看到自己的产品,B公司在自己的生产线上拿走了A公司的产品,并进行了复制。A公司驻厂员工无意中发现了这个问题,非常吃惊,马上向领导汇报了情况。A公司领导找到我,询问解决的办法。当时我给出的意见是:第一,收集证据;第二,可以跟B公司协商解决;第三,协商不成尽快起诉。

A公司收集完证据之后通知了B公司,B公司赶紧派人到A公司协商解决这个事情。B公司的人员承认是从生产线上拿走了A公司的产品,并进行了复制,目的是为了拿给客户看。双方在协商进一步的处理办法的时候陷入了困局,不能达成一致意见。A公司忍无可忍,委托本人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经过研究,我认为这个案件属于不正当竞争纠纷,B公司明显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作为代工厂最大的商业道德就是:把自己的产品跟客户的产品划清界限,决不能抄袭客户的产品,决不能侵犯客户的知识产权。在法院审理的过程中,面对证据,B公司无言以对,只是强调自己生产的复制品并没有流向市场,没有给A公司造成损失。但是我代表A公司向法庭提出:B公司已经把产品在网页上进行了展示,交给客户评估,属于销售过程中,已经侵犯了A公司的权益。最终,法院认为B公司的行为违反了诚实信用原则和商业道德,构成了不正当竞争,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A公司胜诉。

B公司不但败诉,而且永远失去了A公司这个大客户,不可谓损失不大。并且,如果该案传播开来,损失还会进一步扩大。作为加工厂竟然抄袭客户的产品,确实是无法接受的。我有好几次想公开B公司的具体情况,但是还是忍住了。作为律师,我还是想把这样的权利留给当事人。所以,这篇文章依然是以A、B来代替两家公司名称。

希望同是代工厂的其他企业引以为戒。代工厂需要利润,有时也需要转型,但是一定要明白红线所在,不能碰触。

2012-10-26

赵虎 律师

王老吉和加多宝的是是非非依然没有告一段落,作为一个知识产权律师,我相信自己比普通的消费者知道他们之间的更多故事。但是,我依然中了枪。

昨天中午跟律师助理刘凯吃完饭,路过一家小超市的时候,刘凯过去买了饮料:两瓶加多宝。拿到手里,我并没有感觉到这个有什么区别,还是刘凯发现:怎么一瓶是王老吉,一瓶是加多宝。我仔细一看,确实不同,一瓶是加多宝出的加多宝,一瓶是广药出的王老吉。之所以出现这么严重的混淆,我觉得有几个原因:1、都是红罐,眼睛看上去一片红,细微之处不细看不能发觉;2、虽然发现有一瓶印着王老吉,但是记得有一段时间加多宝出品的凉茶在一面印着“加多宝”,一面印着“王老吉”,我们以为是这种情况;3、价格上也是一样的。如果把我们两个人看成是普通消费者的话,那么这两个产品确实发生了混淆。

问题是:法律上如何解决呢?

我们知道,加多宝有凉茶外观设计的专利。这个外观设计专利不能单独对红色进行保护,但是如果其他的技术特征也落入专利的保护范围的话,加多宝可以对广药提出侵犯专利权的诉讼(但是,我觉得其他特征也落入专利保护范围的可能性比较小,除非广药的设计人员比较stupid)。

另外,一般产品的包装相同的情况下,我们会考虑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保护。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购买者误认为是该知名商品”构成不正当竞争。但是,本案又有其特殊情况。究竟“王老吉”是知名商品还是“加多宝”是知名商品?因为该条只保护商品,不保护厂家。究竟是“王老吉”模仿的“加多宝”,还是“加多宝”模仿的“王老吉”?这些都是令人费解的、非常有意思的问题。

但是,从长远来看,希望这两家企业在自己的商品上加注必要的标志,不要一心模仿对方。到了分家的时候,不要总是对之前的生活留恋。走新的路,才能更有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