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2-11-04

赵虎 律师

现在流行一句话“躺着也能中枪”,其实中枪总是有中枪的原因,并非仅仅是躺着而已。我曾经做过一个侵犯著作权的案子,侵权方竟然是一位法学教授。而这个过程中,法学教授表现出一种“躺着也能中枪”的悲愤,但问题是他是否应该躺着。

有一天,一位学者找到我。作为知识产权律师,好像天生与知识分子距离较近,身边许多朋友都是非常知名的教授、学者。该学者(我们暂称:李老师)写了一本书,叫做《某某教程》(这个案件是调解解决的,为了尊重当事人的意愿,我这里不透露案件具体信息)。该教程是这个领域比较权威的一本著作,其他的学者老师写书的时候经常借鉴这本书。李老师偶然发现:一位法学教授写了一本跟该领域有关的法学书,在这本法学书中大量的、大段大段的摘抄《某某教程》上面的文字,并且没有指明出处。李老师希望我能帮助他维权。说实话,这个案件我刚接的时候有一些犹豫,因为对方也是法律圈的人。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考虑,法学教授还侵犯他人著作权确实非常不应该。于是,我接下了这个案件。

调查取证完成之后,我代表李老师到北京某法院立案,很快该案进入法院审理过程。被告收到本案的起诉状之后,主动跟我联系。被告的态度非常诚恳,表示自己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因为这本法学书抄袭《某某教程》的部分是研究生所为,并非自己所为,希望原告李老师能够理解,并希望双方能够和解。我相信他的话,甚至在之前我就猜测到了这种可能性。现在教授出书经常是研究生代笔,教授署名。但是,首先,这种方式从学术上来说是不诚信的。比如有名的“常凯申”事件,清华大学的知名学者出的书竟然把俄文中的蒋介石翻译成了“常凯申”,被贻笑大方,据怀疑此即为研究生代笔。代笔就代笔吧,作为图书的“著作权人”、著名教授也不审核一下,可见多么的不负责任。其次,从法律上来说,侵犯著作权的责任也只能由图书的作者(署名作者)来承担的,因为他是著作权人。书中写明的作者只有一个人,就是这位法学教授,没有他的研究生。既然他是唯一的作者,也是唯一的获利人,那么他就应该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这些法律知识不用我普及了,该法学教授比我清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法学教授对于法律后果比较清楚而积极要求调解。最终本案在法庭的主持下,原告、被告双方达成和解,原告撤诉。

这个案子再一次让我看到了学术界的浮躁,让我明白现在许多学者大部头的著作是怎么出来的。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传道是第一位的,不能以身作则,传的又是什么道呢?

如果再出现这样的案件,我愿意再次代理。教授也是人,也需要遵守规则。当潜规则变成了显规则,就应该让他们知道法律后果是什么。

2012-10-30

赵虎 律师

最近,有消息称环球等唱片公司将联合酷狗等网站建立音乐下载包月收费的商业方式。许多人认为国内音乐收费环境不成熟,之前有过音乐收费的案件,但是基本上没有多少成功的案例。还有一些人认为,互联网上应该以免费为主,不应该对消费者收费。这个事情我在微博上说了几句,但是觉得微博写的字太少,难以表达我的观点,只能再写博文,接着聊。

确实,很长时间以来,我国的网民已经习惯了免费。网上有各种免费的资源,比如图书、音乐、影视剧等等。曾经有一个哥们跟我说过:你在网上什么都可以找到。应该说,这种免费刺激了互联网的发展。但是,这种习惯的养成并非真正图书作品或者音乐作品著作权人的愿望。很长时间以来,这些人是被侵权的。也就是说,一直是不守规矩的人拿着别人的财产让网民免费,结果互联网也发展起来了,这些不受规矩的人也挣钱了,网民习惯免费了,图书、音乐、影视剧等作品的知识产权权利人的利益却没有人关注——甚至,很少有人想到这些人其实为互联网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贡献。

其实,知识产权跟物权是一样的。一首歌跟一个电脑从法律上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都属于法律上的“财产”,只不过财产的形态不同罢了。如果你有一台电脑,你可以让别人免费用,你也可以不免费。没有人会说你:为什么不让我免费用呢?没有人会质疑你对你的电脑有支配的权利。但是,一到了知识产权,人们的理念就有所改变。所谓“偷书算是偷吗?”,孔乙己这种想法很多人都有。国人好像觉得用别人的知识产权(智慧财产)就应该免费,没有想到盗窃别人的知识产权也属于偷东西(下载盗版电影、图书、影视剧的行为在本质上也属于盗窃的一种)。为知识产权付费其实在欧美国家大家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在中国,已经过惯了盗版的日子,付费真的不情愿。

中国的音乐人为了音乐收费的事情曾经做出过许多次努力,比如音著协对KTV收费,对超市的背景音乐收费等等,甚至打了一场又一场的官司,但是收费的问题一直进行的不顺利。虽然不顺利,不过现在人们的观念还是有所转变,KTV等这种靠音乐做生意的场所对其使用音乐进行收费大家都可以接受了。但是,网络上的音乐收费一直得不到大家的认可,也许是免费惯了。

这种观念的转变需要时间。但是,从另一方面讲,音乐版权的价值是否只有通过直接收费来解决,也是需要我们思考的。在商业模式上,如果有公司顺应我国网民的心理,开发出既保护了音乐版权权利人的权利,又能让广大网民接受的付费模式,应该更受欢迎。比如,费用从哪里来,直接从消费者手里,还是从广告用户的手里?这些就需要企业的智慧了。

能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作出合适的商业模式的公司才能适应目前市场的需要,得到网民和音乐版权人的认可。环球唱片推出的这种商业模式是否能够坚持下来并持久发展,我们拭目以待。